令和时代的见顷之旅2

2020-4-14 16:43
其他作品
2020年04月 《令和时代的见顷之旅1》 1106次阅读

Day 6 金阁寺——龙安寺——北野天满宫——鸭川——锦市场(寺庙与烤肉)

在街口的便利店购买了今天的公交一日券后,我们乘车向大名鼎鼎的金阁寺进发了。今天一天的行程和昨日相似,就是在各个寺庙之间穿梭,虽然我们并不信仰佛教,可谁叫京都的美景大都被这些和尚圈了去。若说对金阁寺的印象,那一定来源于“聪明的一休”了,虽然很久之后才知道里面那个不靠谱的将军就是大名鼎鼎的足利义满,但将军家那金碧辉煌的建筑还是给童年的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金阁寺的核心便是那个金碧辉煌的建筑,就这样金灿灿的立于湖水当中,金阁自然是只可远观,不过想来远观要胜于亵玩,它与岸边的植物,远处的枫叶,水中的倒影呼应着,形成了并不那么浮夸,也不十分富贵,反而有些清新可爱的景致。环绕湖水一周都可以随时欣赏到这样的美景,拍出明信片的角度自然被摄影爱好者用长枪短炮占领了,看着展板上一年四季的金阁,我反而更喜爱冬雪中的那一抹金色。

金阁寺出奇的小,除去金阁坐落的湖泊,也就没什么特殊的景色了,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购买御守与朱印的地方,我们挑选了各自喜爱的钥匙链,小咩选择的是穿和服的小丸子,而我自然看上了骑在金阁寺上的路飞。

出了金阁寺,下一站便是龙安寺了,两者的距离比较尴尬,最终我们还是决定步行前往,毕竟沿途的风景也是旅行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不过这一路没有看到哲学之路那样的美景,倒是一直和秋游的学生们同行,这也让我不必总是盯着导航担心迷路。

如果说金阁寺最出名的是那座金阁,龙安寺的标志便是那远近闻名的枯山水了,几块石头加上一地的沙石,倒还真的很素净典雅,只是再深层次的东西却又品不出了。其实“美”本就没什么定论,谁说十里樱花就定能胜过这一汪枯石呢。或者说凭什么这出自大师之手的枯石,就会胜过我家随意乱插的百合呢。其实事物本没什么“美”,是欣赏它们的人赋予它们“美”的定义。而我们不过是遵照前人下的定义来欣赏这个世界,前人说樱花是美的,所以三月的东京河畔人山人海。前人说见顷是美的,所以秋日的香山步道几乎走不动。前人又说这枯山水的美的,我们便挤在这方寸中欣赏它的雅致。而樱花与见顷的美很容易发现,这可能就是比较俗的“美”,而这枯山水的“美”不那么容易发现,所以就成了比较雅的美。而往往这种雅的美更让我们这些俗人趋之若鹜。不过今日的枯山水在我眼里只是素雅而已,这里很适合喝茶,不适合这么多人聚集拍照。

我对那一天上午只能区分出金阁寺的金阁和龙安寺的枯山水,而这两个寺院美丽的枫叶却被我的记忆混为一谈,无法分辨。不过我至今还记得在供游人休息的长椅旁看到的最美见顷,不是单纯的丹枫,而是红枫、黄叶、绿树、枯枝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崭新的颜色。那是一种有味道的颜色,好像是橙子味的果冻,但没有那么甜,透着一股柠檬的清香。

我们在“立命馆大学”门口坐公交前往北野天满宫,来时经过这里本来想去过龙安寺后逛一逛这个有浓郁中文特色名称的大学,但因为一路走下来实在有些疲惫,只好作罢,后来查资料知道这是日本很著名的一所私立大学,才后悔莫及。

北野天满宫是第一个让我觉得不那么精致的日本神社,大殿前有条很宽很长的步道,一重重的牌楼坐落在这里,两边是与神社有关的木雕或是摆件,整体看起来竟有些萧条与破败。与金阁寺与龙安寺相比,这里确实让人有些失望。不过这种朴素的态度,似乎又是神社本就应具有的感觉。

出离北野天满宫后我们随意在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下了车,一日票的优势就体现在可以随意上下公交车而不必担心票价。之所以找一个繁华点的地方是因为我们需要吃饭了,在逛了十字路口西北角的古着店后我们依旧选择松屋做我们的加油站,吃饱喝足后惊讶的发现“京都御苑”就在我们的旁边了。京都御苑应该算是天皇在京都的家了吧,在东京错过了皇居,来京都看看御苑也是不错的。京都御苑首先是个大公园,布置的很所以,倒下的树木不做清理就任由它躺在那里,倒是平添了些许洒脱的意境。御所的步道很宽大,路两旁最显眼的就是那几株巨大的银杏以及满地金黄的落叶了。

在我们踏入御苑后下起了雨,御苑的安检十分严格,要将背包打开检查,堪比机场,而我们由于在游客休息间避雨过久,雨停后御苑差不多也要关门了,而好心的保安大叔不忍我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用地图大概给我们说了个路线,意思是放我们进去,但是我们不要绕大圈,按照他的路线可以看到大部分有纪念意义的建筑,之后赶紧出来,按照大叔的指点,我看完成了这次匆匆的御苑之旅。

在公交车驶过鸭川时我们放弃了再游银阁寺的打算,来京都不好好的欣赏下鸭川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鸭川的名字不知是因为水中的野鸭还是空中的乌鸦而得名,我们走下鸭川的地方刚好是鸭川三角洲,河水中随意放着些大石头,有的刻着乌龟的花纹,有的则就是普通的长方形石块。这些石头让我们得以横渡鸭川。水中三三两两有些野鸭或是白鹭或是叫不出名的野禽,空中飞的大多是乌鸦,偶尔在更高的空中甚至会出现老鹰这样的猛禽。加上阴郁的天空,竟使得这条穿流在城市中的河川有了些许苍茫与孤寂。

鸭川的两岸并没有铺上水泥或是地砖,而是很细腻的软土,稍有不慎很容易弄得满鞋都是,但这里无疑是适合散步的。慢跑与骑行的人一个个超过我们而去,旁边间或会出现一个小型的足球场,年轻人们摔得满身是泥也不在乎,还看到了一个独自练习运球的孩子,怕是想在明天与伙伴中的对抗中大显身手吧。虽然雨没有落下,但空气总体上是潮潮的,水面上也出现了淡淡的白雾,但其上的野鸭或是单腿站立的白鹭依旧我行我素的嬉戏。

在下一座桥的边上,河水中依旧会放置一些大石块供游人过河,我们正想向河对岸走去时,发现这里被几个中学生“占领”了,想来是秋游结束,几个要好的朋友意犹未尽,不想归家,在这里戏耍。不同我们这些“老年人”小心翼翼的迈过一个个的石块,他们直接从对岸冲将过来,大跨步的越过,不做丝毫停留。终点还有个计时的同学,原来他们在这里玩起了赛跑的游戏。河中的路自然一次只能一人通行,所以只能用时间来一较高下,我和小咩不忍心打扰他们的兴致,便在岸边饶有兴趣的看起了这次比赛。

最终获胜的果然是那个又瘦又高的男孩子,看到他脸上骄傲的表情,奥运冠军怕是也不过如此了。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我们也只能和鸭川依依不舍的分别了,小心翼翼的通过刚刚的“跑道”,来到大路,做公交前往锦市场。

今天到的比昨日早了许多,锦市场也真是热闹非凡,刚进去没几步,小咩就被那大大的章鱼腿吸引的迈不开脚步,之后又品尝了新鲜的海胆,我不能吃海鲜,不过尝了一点点的海胆肉,不知道是因为它的颜色还是什么,居然尝出了些许的芒果的味道。我最喜欢的怕是鱼糕了,其实就是很大块的鱼豆腐,自从不能吃海鲜后,我就靠它们来感受海的味道了。

锦市场就像是专门为中国人开设的美食街,两旁几乎都是各色的吃食,不局限于日本料理,热闹的人群仿佛把我带回了小时候的地坛庙会。一天没有吃东西的我们显然不会满足于这些小吃,最终我们走入了昨天烤鳗鱼店旁边的烤肉店。

出人意料的是烤肉店很安静,每桌人几乎都是在独立的空间中互不干扰,虽然这个空间相对于我的体型太小了些。看攻略说在这样的店吃不到正经的神户牛肉,所以也就没有花大价钱去点,给小咩点了些牛肉,我就用猪肉和肥肠解馋,比较遗憾的是这里的肥肠是剪碎了之后烤的,而且没有那么厚,与五叔的烤肥肠相去甚远。酒足饭饱之后用大众点评给个好评还可以获得一份豪华甜点,真是意外之喜了。

本来以为已经吃的很饱的我们,回到度假屋后居然还买了一大碗关东煮,即使是劳累的旅行中,也不可能减肥了吧。

Day 7 京都——奈良——大阪(鹿与若草山)

我们的行程本来是11天,如今压缩到9天,除放弃了岚山外,奈良还变成了我们的经停站。京都到奈良的火车上人很少,而且速度比新干线慢得多,所以我们也可以更好的欣赏窗外的景色。不得不说,日本郊外的景色着实不错,若是得了时间只在郊外逛一逛也是极好的选择。

奈良站不是很大,出门后在一条商业街中找到了寄存行李的地方,看起来是个租赁自行车的店铺,寄存行李只是老板的副业,所以价格比之站内的自动寄存箱还要便宜一些。

因为今天的目标就只是奈良公园,所以也不必导航,把握一个大方向便一路走了下去。由奈良站到公园的路总体上是个上坡,但坡度不急,走起来也并不劳累。

小鹿是在兴福寺和博物馆旁的路上开始出现的,第一次看到就这样在路边散步的小鹿还是很激动的。但这时我们手上还没有鹿饼,所以它们都是对我们爱答不理的样子。一路进入奈良公园,鹿的数量开始多起来,我们也在小贩手中购得几包鹿饼,算是有了一些资本。公园中的鹿三五成群,聚集在手中拿着鹿饼人的周围,争先恐后的抢夺着鹿饼,有些胆小的孩子甚至会大叫的跑开,不过跑开是没什么用的,非要将两只空空的手掌投降似的举起,表明已经没有鹿饼了,这群贪吃的小家伙才会识趣的散开,寻找新的目标。

拜睫毛所赐,我们对动物不会有什么畏惧感,就算再多的鹿围上来也休想抢夺我宝贵的鹿饼,不过鹿一多,竟经常无法将食物成功送到自己中意的小鹿口中,通常在半路会被长相丑陋、身材高大的老鹿夺走。这里的鹿千奇百态,有可爱的仿佛小孩子般的迷你小路,它们体态柔弱、皮毛光亮,通常很害羞胆怯。还有的仿若已经成年,身形挺拔,骄傲的像是头狮子一般,即使趴在地上休息,也不会低下头颅,皮毛上有迷你小路不具备的美丽花斑。最不讨人喜欢的应该是那群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的老鹿,通常皮毛没什么光亮,甚至有的已经脱落,下巴像山羊一样长起了胡须,脖子也像牦牛那般长满了杂毛,他们要么趴在地上懒懒的晒着太阳,要么追逐着游人索要鹿饼,遭到拒绝甚至会用头顶你的屁股和大腿。

可能是害怕伤到游人,鹿角几乎都被锯短了,只有那些才露尖尖角的幸免于难,不过刚生出的小角虽然很小,但是很尖,要是被顶一下,说不定裤子都会被扎破。

在草坪上与小鹿嬉戏玩耍一番后,我们走入了东大寺,东大寺寺如其名,所有东西都很大,大大的山门,大大的古树,大大的宝殿,大大的参道,搭配上并不奢华的外观,气派程度怕是只有明治神宫可压它一头了。不过本来庄严肃穆的寺庙,却无奈的和这群小可爱结合在了一起,所以山门也俏皮了,古树也折腰了,宝殿也微笑了,参道也欢乐了。

不过东大寺给我们最深刻印象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大殿内的一根柱子,大殿很大、很高,所以柱子也就配套的很粗,怕是要两人才可环抱,其中一根柱子底部不知是年久失修还是故意为之,有个不是很大的洞,贯穿整个柱身。有意思的是来此秋游的孩子们都会试着从这个不大的洞里钻过去,大家欢乐的围成一圈,一个个帅气的小男生鱼贯而入,身材好些的轻松一蹬脚便划了过去,稍微胖一些的却是要脱掉外套还需手脚一起用力,狼狈的爬到另一边,看到那笨拙的小胖墩仿佛便看到了学生时代的自己,凡是与身材和协调能力相关的活动,我总是落人之后的,笨拙的像个企鹅。在孩子们欢快的玩乐时,老师在周围用DV记录着一切,这仿佛是什么仪式,又或者只是为了搏个彩头偶然为之,不过确定的是,这段欢乐的时光会成为他们一生都值的回忆的东西。

出离正殿一路向山上走去,爬上二月堂、三月堂,转头下山,由手向山八幡宫的支路一直行去,便可到达若草山下了。

自若草山下只能看到缓缓的山坡,虽已是深秋,却仍旧长满了绿草,看起来就像是直接将一整个足球场吊起一边,升高个50-60度,那么平整,那么柔和。草坪两边有行人的阶梯,开始还觉得可以像山坡的小鹿一般,踩着草坪登山。真的走上去才发现,这里的坡度比想象中要大得多,小心翼翼的坐下还要谨防不要滚下去。不过这个角度却很合格与小鹿们亲密接触,并留下合影。

我们选择从左侧阶梯登山,走过大大的草坪后便是常见的人字形山路了,山路不宽,偶尔会遇到成队从山上走下的学生,还不等我们动作,老师一生口令,便自觉地给我们让出了上山的道路,反倒让我们不好意思了。

若草山给我最震撼的一幕出现在将要登顶的时候,由于整座山都是这样平滑的缓坡,山顶也不例外。沿着步道缓缓向山顶走去时,竟觉得脚下踩着的是个巨球,慢慢的爬到球顶,才能欣赏到远方的景色。当我到达球顶时远方的景色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向远方望去时,感觉整个奈良都收入了眼中。

不知道人是不是本身就很喜爱登高远眺,要不怎么会有诸如“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诗句呢。这次来到日本我们也没少登高。从东京塔到浅草寺旁的游客中心,从伏见稻荷大社到哲学之路。想来我喜欢上这种感觉应该是从景山开始的吧。小时最喜欢的公园应该便是景山了,它不似地坛那样离家很近显得普通,又不想香山那样爬一次累得半死。景山刚刚好,有宽大的步道,也有嶙峋的小路。记得小学一年级左右,因为身体原因,休学很久,又因为药物,导致体重剧增。如果那个时期来到景山,一定会看到父亲带着一个已经胖成球孩子在一遍遍的爬景山,有时还会双脚合实的一阶阶的蹦上去。不过登山的过程越是艰难,登顶之后的成就感就会来的愈发畅快。至今我都还记得我小学的那篇游记被老师拿出来大大的夸奖,我记得其中一句“登到景山山顶,向南望去,故宫群殿,尽收眼底。”

若草山虽然不高,但山顶的风还是很大的,在手脚都已经变得冰凉后,我们不得不放弃了这里的美景,向山下走去。有意思的是在山顶时,两位明显害怕小鹿的姑娘居然把很多鹿饼都交给了我们,以避免不被围攻,真是意外的惊喜了。

下山之后我们继续沿着道路向春日大社行去。今天早上为了抓紧时间并没有吃早饭,到达奈良后才在博物馆外的长椅上随意吃了些便利店的零食,再加上刚才登山的体力消耗,山顶又冷又急的寒风,这时我们可谓是饥寒交迫。其实这不是诉苦,因为不说明这些,就不足以体会那碗乌冬面给我的感受。那个面馆坐落在春日大社旁,服务员是个和蔼的老奶奶,吃食只有乌冬面。热热的汤汁,厚实的面条,再加上些辣椒面,那是我这一生吃过的最温暖的乌冬面。

仿佛重生了一般的我们走入了春日大社,春日大社的色彩有些类似于清水寺或浅草寺,都是有那种红色的木头配上白色的墙,显得那样的明亮与鲜艳。而每个著名的神社都会有特殊奉献的物件,比如浅草寺的大灯笼或伏见稻荷大社的鸟居,这里奉献的是一盏盏的石灯,虽然大部分的灯罩已经破损,不过排排站立还是很有气势的。

在我们因为疲惫商量如何返回奈良站时,却忽然看到了一辆公交车停在路边,而站牌竟还有“奈良駅”的样式,在确定了确实是JR站之后,我们稀里糊涂的返回了起始点。因为搭车回来节省了时间,所以我们可以在行李寄存处对面的咖啡馆享受一个下午茶,软软的松饼配上蜂蜜,还有热热的茶,真是个完美的下午。不过实际情况有些出入,当我只说了tea没有加上heat后,果不其然端上来的是加了冰块的茶。

我们此行唯一一天的购物安排在了明天的大阪,大阪是购物的天堂,集中的商业中心有很多处,之所以选择住在难波站附近除了因为这里有类似高岛屋这样的商场外,还因为我们后天一早就要乘坐“南海难波”线赶往关西国际机场。虽然酒店在难波,不过却是从日本桥站下了车。到达大阪后又恢复了如东京一样需要乘坐地铁出行的情况。

走出车站后,天已经完全黑了,在无数个药妆店的环绕中我们很容易的找到了酒店。办理入住,稍事休息我们决定出去逛一逛。本来计划中是要到道顿购物中心看一看的,但是丸井百货那OIOI”的招牌实在太显眼,不知不觉就向难波站走去了。

难波商业中心就建立在难波地铁站上面,而车站是一个贯穿各个商场的地下王国,这样的设计有些像南京的新街口,让人很方便的从地下进入自己想去的地方,但对于第一次来这里的人来说就没那么容易分辨了。好在我们今晚没什么任务,只是漫无目的逛一逛。

总之大致将周边的商场逛了一下,高岛屋主要就是各种奢侈品、化妆品,每层都富丽堂皇,接待的服务人员基本也都有一口流利的中文。听闻国内现在大部分商场首层设置化妆品柜台的习惯还是从日本商场借鉴来的,而原来我们的一层大都买的是羊毛衫之类的。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BIC CAMERA,日本的电器从我小时候就已经十分出名了,还记得家中的那台东芝电冰箱,从我记事儿起一直用到高中才被换掉,而换掉的原因也不是出了什么故障,而是体积已经不能满足我们一家人了。这些年来出现了大批中国企业收购日本白色家电的新闻,不知这是说明中国的崛起还是日本已经要抛弃这些民用的家电了。BIC CAMERA中最火爆的居然是保温杯专柜,这火爆中也有我和小咩的贡献。之后也去了相机专卖的柜台看了看,因为出来玩一直使用手机拍照,想换一台简单点的单反相机,但去了解下却打消了这样的打算,我们只是想买一台相机,但摄影相关的器材足足摆了一整层,想想还是放弃了。

逛了一晚上什么都没有买,本来想在高岛屋吃顿饭,结果因为档次太高而被吓退了脚步,不过来到了大阪自然要吃大阪烧咯,在大众点评上找到一家不远的,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大阪的大阪烧味道自然愈发的纯正,小咩要了一份超级豪华的大阪烧,而我要了普通大阪烧和炒面,口味比较重,酱料的香味很浓郁,我们都非常喜欢海苔粉的味道,只是因为是现场制作的原因,衣服上的油烟味怕是几天都消散不掉的。

吃饱喝足自然就是回酒店泡温泉了,泡温泉要先在外面的淋浴将身体洗干净然后赤身裸体的进去炮,酒店的宣传说是天然温泉,不过我也没有闻到什么硫磺的味道,我去的时间人还比较少,不过吃饱了之后泡温泉的感觉不是很好,所以虽然还可以忍受住水的高温,还是不长时间就出去了,本来心心念的免费酱油拉面也没有肚子吃了。

Day 8 大阪购物

今天是日本行的最后一天了,我们决定将这一天完全交给小咩来购物,反正一天时间对于大阪这座城市来说太短了,还是等下次见面时再深入交流吧。

一早我们便来到了黑门市场,企图在这里解决早餐问题,可能由于是早上的原因,黑门市场给人的感觉好于锦市场,虽然明知大部分商品也都是为游客准备的,但还是觉得这里有一丝大阪的生活气息在。

小咩再一次在烤鱿鱼的店门前停下了脚步,我则走进了后面这间不大的美食广场,里面只有四五家店铺,大部分还在准备中,正在犹豫的我看到了五叔曾经吃过的猪排三明治。我对于三明治的印象起源于那种超市中售卖,绿色纸包装,用微波炉加热的东西。原来在去往姥姥家的地铁站里总可以得到这样一个平时吃不到的美食,用来交换我一路的安静。猪排三明治与之不同,厚厚的在猪排加在两片面包之间,切成长方形的样子,配上简单的酱料,吃过以后会有极度满足的感觉。小咩只吃了一块,因为猪排太厚,她怀疑里面没有炸透,所以其余的都进了我的肚子。

三明治是很管饱的,直到走到巷尾我们也没有再吃下其他东西,于是转头回来在刚刚路过的甜品店喝点热茶,品尝些甜食。这家甜品店可能是日本最温馨的地方了,老爷爷在里面准备我们点的吃食,老奶奶则充当服务员的角色。由于日本人普遍看起来比较年轻,所以我感觉这对夫妻的年龄怕是要与我奶奶相当了,因为语言不通,不知到这家店开了多少年,只能用微笑回应这位老奶奶的慈祥与热情。

享受了美好的早晨后我们乘地铁来到了梅田区域,到达之后我发现谷歌地图失灵了。因为这里实在太立体了。首先是庞大的地下车站,然后是那种匪夷所思的电梯。感觉找不到电梯的支撑点,也不知道踏上后会去往哪个楼层。所以我们干脆抛弃地图,索性向最高点行去。

现在即使看着地图我也不能确定当时我们站在哪座大厦的顶端,放眼望去左前方是著名的梅田蓝天大厦,正对面是一个工地。想找到的有都八喜等商场却不见踪影。

之后我们漫无目的的向下走去,由于刚刚的步梯太过震撼,以至于小咩坚持做直梯下到楼下。总之除了远方的风景,我们在这里一无所获。

下一站是小咩一直向往的orange street”,这里有她本次购物的主要目标“supreme”。下了地铁后走了不短的一段路。与想象的不同,这是一条没那么多人的商业街,偶尔会有一些店铺的门前排着等待进入的顾客,其中尤其以“supreme”最为抢眼。其实来日本前我确实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个牌子,虽然不至于像学生时代一样觉得阿迪、耐克就是最好的运动品牌了,但对于这些受人追捧的潮牌确实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小咩给我看的一款帽衫还是很让人喜欢的,白色的底色加上简单的红色标志,是我喜欢的那种风格。不过这家店里却让我失望了,这种简单明了的基础款式一概没有,不过本着来都来了的精神,我们还是挑选了两件帽衫和一个帽子离开了。

之后我们还是决定去大多数游客的选择——心斋桥完成今天的购物计划,走去心斋桥的路上碰到了刚刚来时就很在意的甜品店,里面的巧克力蛋糕实在是太诱人了,但进去后却被告知不能再店内用餐,没有禁住诱惑的我们还是买了一个带走。不过带走后又来了新的问题,日本的街道上通常是不允许进食的,于是我们就在地图上找到了心斋桥附近一个不知名的小公园。虽然名义上是个公园,但其实只是个沙地上放着些供孩子们玩耍的设施,享用了巧克力蛋糕又在松屋解决的午餐后我们随意走入了一家药妆店。

话说本次日本行松屋已经吃过好几次了,但国内熟悉的吉野家却一次也没有去过,可能与熟悉的吉野家相比我们觉得松屋更具有日本特色吧。

在我强烈的要求下,我们就在走入的第一家药妆店购买了所有清单上的内容,饶是如此我也已经眼花缭乱了,之后确实证明有些东西是派不上用场的。最终我们赶在天黑前提着大包小包走回了酒店,看着酒店旁边那三四家药妆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选择了那么远的一家。

太阳刚刚下山,休息充足的我们迫不及待的换上新衣服走出了酒店,虽然天气已经很冷,不过出于嘚瑟的目的,我们并没有穿上外衣。

这次我们选择沿着河向那块著名的广告牌走去,晚上的大阪比之东京更加的热闹,在东京总感觉即使是宿醉的日本人也被什么约束着,但在大阪不会这样,大家开心的吵闹着、喧哗着,相对于规矩繁多的日本这是非常奢侈的了。为了配合这样的夜晚,我们决定醉入大阪的喧嚣之中。

在热闹的难波,没有预约想喝上一顿酒是很困难的,在我们走入的第四家居酒屋才找到了不用预约的座位。我靠着“静说日本”那里学来的一点经验,先是啤酒,之后是梅酒,最后是清酒、烧酒,然后先是烤肉和小菜,最后以一个大的炸鸡腿收尾,看起来还很像那么回事,不过日本人应该不会在刚喝完啤酒就吃光一份烤肉饭的吧。

相比较于我们,邻桌的一位大叔和两位女士就算是经验丰富了,一直喝着续杯的啤酒,开心的聊着,最后用鸡肉火锅和面条收尾,看起来就比我们舒服许多。

在这样普通的居酒屋我和小咩吃饱喝足一共花了9000日元,不知是真的是个整数还是老板大方的抹掉了零头。不过如果是经常来买醉的人,只佐些小菜,怕是要便宜许多的。

略有几分醉意的我们,在迷人的大阪夜色中迷失了一次方向后才成功回到酒店,我坚持去泡温泉,小咩则选择在房间淋浴。就这样度过了日本的最后一个晚上。

Day 9 关西国际机场——北京

五点多的大阪还没有苏醒,行李箱的声音格外醒目,还好选择住在商业区,否则会被投诉扰民的吧。南海难波有直达机场的列车,只是如此早的时间,商场同向地铁站的道路都是不同的,最终我们也没有找到可以带我们下到车站的电梯,只好拉着两个行李箱走步梯下去。下到车站后发现这个时间去赶车的人还真是不少呢。顺着人流很容易就找到了车站。进站只需购买普通车票,而如果乘坐特快列车则需要上车后单独补票了。特快列车很好识别,相比于普通列车打扮的花里胡哨的那个就是了,而且还有很大的窗户可以第一次欣赏下还没有苏醒的日本。

尾声

“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这是我回国后才读到的一句话,但即使明白这个道理,给予时光以生命仍然是很难的事,怎样将属于我的这段时光烙印下我生命的痕迹,方法我还不知道,只是觉得旅行可能会使我的生命更闪光一些,而记录可以让这种闪光在心中留下更深层次的烙印。

烟笼山阴处,夕阳落见顷。

天开明治久,百里令和行。

才别浅草院,夜宿清水亭。

本州千间寺,何处不留情。